芳华的旋律令人闻之落泪的经典老歌双份怀旧加倍激动龙盛德青稞酒价格表

  土琵琶的大名叫柳琴,是流行于鲁、皖、苏一带的民间乐器,地方戏曲的伴奏及弹奏简单歌曲。柳琴的发音响亮宏大,音色高亢刚劲,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

  最早的柳琴,构造较简单,只有两条丝弦,7个用高粱秆做成的品位,音域很窄,因为弹法和琵琶相似,便被人称作土琵琶。50年代和70年代,柳琴从两根弦变成了三根弦,又变成了四根弦,扩大了音域,方便了转调,音色也由闷噪变得明亮起来。于是它从演奏配乐的合奏乐器成为了独奏乐器,是真正的主角了。

  本期节目的轻骑兵是来自首都师范大学的大四学生常潮政。作为山东聊城人,他对《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他的父辈从儿时便看了无数次的电影。而《我的祖国》中原唱郭兰英的声音,更是具有超高的辨识度,每每听到郭兰英老师的声音,再迟钝的听众也能辨认出来。

  作为学习美声唱法的学生,常同学平时唱歌习惯咬字偏欧洲一些,对于辅音并不能很好的发音。这源于他平时训练更注重歌唱技巧,而演唱这两首老歌,更重要的是表达出情感。另外,着两首歌的音调也高过了他平时习惯唱的音域,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他将在三周的练习中,反复地完善自己的歌唱能力,努力地驾驭这两首老歌。

  本期节目我们有幸请到了内地著名音乐制作人吴梦奇来做客。对老音乐如数家珍的吴老师带来了一些老电影音乐的知识。

  在40-50年代,中国的大背景仍然是抗战时期。这个年代的大多经典都是战争片。战争片的主题曲并不好写,战争是一个宏大的概念,音乐是要切入听众心中隐秘的情感角落。因此这两首歌都是以抒情的慢板开始吟唱,将听众带入白日依山尽、江河波澜壮阔的共有美景中,中间再转到进行曲式的合唱,有激情、节奏快的合唱给人无限的力量感和战斗感。这样的歌曲将战争这一宏大的概念转为为“保卫家乡”。当然这个组合并不是全部的密码,每首歌有每首歌的匠心和特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将山东民歌化用在曲调中,更富有民族感,而《我的祖国》将西方的交响乐融入其中,更有庄严感。

  在当代制作一首电影歌曲需要时间并不长,先由作曲人谱曲,再由作词人填词,制作出小样后,寻找歌手合作录制。在50年代音乐技术尚不发达,制作一首电影歌曲之前,往往作词人会与导演沟通,导演将电影的主旨思想、剧情逻辑等等都叙述干净,作词人写出词后再根据歌词谱曲。《我的祖国》的作曲人刘炽在创作时为了保证不被人打扰,在门上贴了一张纸条写着“刘炽已死”,来保证无人打扰自己专心致志地创作。正是那个年代音乐人的绝对专注和无限耐心,才能制造出传唱几代的歌曲。甚至,这些经典歌曲不再是电影打包附赠的附属品,而是与经典电影互相成就。

  当代有很多音色特别的歌手,例如王菲、周深等等,我们常常开玩笑说这是“老天爷给饭吃”。而在几十年前,郭兰英也是这样一位“老天爷赏饭吃”的歌手。那时,为找适合演唱《我的祖国》的歌手,长影请了一批中国内地擅唱民歌的歌唱家试唱,结果都不太满意。后来,乔羽提出请郭兰英来唱,郭兰英试唱后,所有人被她清亮婉转的歌声吸引住,长影便选定她作为歌曲的演唱者。歌曲的录音是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进行的,录制完成后的第二天电台便向全中国播放了这支歌。而在2019年春晚上,90岁的郭兰英老师风采依旧,嗓音还是那样清澈。

  《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和《我的祖国》歌曲之所以被传承至今,因为他们是经典中的经典,更是因为它们背后映衬着历史的足迹和难忘的岁月,它像历史苍穹的点点繁星,是经历了岁月长河不断冲刷磨砺的瑰宝,它记录着我们民族走向强盛的历史。让我们记住历史,也让我们体会到先辈们的不屈意志!

  郭兰英老师和陈景熹老师珠玉在前,常同学带来的是更加国际化的美声版《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和《我的祖国》,快来一起欣赏吧~

  中国教育电视台一频道(CETV-1)2021年1月1日起周一至周六20:45,每天一集。

  1月4日起,还可以通过“中国教育电视台”在今日头条、新华网、微博、央视频、百家号、哔哩哔哩平台的官方账号进行观看。

返回顶部